今天是:

文化

您現在的位置: 首頁 >> 文化 >> 正文

人生長“恨”水長東

發佈日期:2020-10-14  來源:   張潤楠

人真的是這個世界上所謂“恨”最多的生物。

譬如落花落葉,又秋水春風,乃至飯菜的鹹淡,都要恨。張愛玲説:“人生有三恨,一則恨鰣魚有刺,二恨海棠無香,三恨《紅樓夢》未完。”這“恨”在我看來是相當有水準的,一語道出“恨”的本質———天不遂人願。

然而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,水畢竟要東流,花註定要落,若要燕子不飛去,也是不可能的。因此一個“恨”字貫穿古今,任歷史長河翻起滔天駭浪,恨是巋然不動的存在。古人總是深恨,且一定要長恨。

恨什麼?

“臣子恨,何時滅”,恨三十功名微不足道、八千里路山河空懸;“明月不諳離恨苦,斜光到曉穿朱户”,恨山長水闊,天涯路遠;“恨薄情一去,音書無個”,恨來日渺渺、是事可可。

烏台一案後,蘇子的命勢急轉直下。中秋暢飲,醉而復醒,醒而復醉,三更返歸住所卻無人應答。於是獨對明月,倚仗聽江聲,半夢半醒間生出“江海寄餘生”的嚮往,並留下“長恨此身非我有,何時忘卻營營”的慨嘆,供後人玩味。

這恨是內涵厚重的,倘有長恨的心,則不是俗人能有的境界。人這一生,太長太短。長得讓人不敢輕易決定方向,又短得似乎沒有可以成就的事業。於天地而言,人是浮游,朝生暮死。就像李白説浮生若夢,凡人不大計較這幾十年的事情,把人生當作一個夢,用最舒適的方式活着。而聖人不同,他們不要夢,求的是幽賞高談、開瓊筵、飛羽觴,卻困頓於世間生死茫茫,明月隔山迢迢,官場名利營營。千古傷心大約在於此,為歡幾何?沒有幾何,甚至不堪歡顏。於是,醒後眼前一片漆黑。

曾看過這樣一句話:“萬物雖然深知人生如同朝露般短暫,然而,然而。”其實聖賢之聖,就在於“然而”二字之上。生年不滿百,比之於天地,如夢似幻。放眼四海之內,豈有長生不滅?李後主北上,日飲三石,留下過“萬古到頭終一死,醉鄉葬地有高原”的詩篇。八方之歧路,四方之人寰,人在其中求出無期,是為“終一死”。人長恨,水長東,究其根本都是一樣的。所以人生百代,唯有一個“恨”字永恆,這是有道理的。

然而,然而。倘若因人生短暫便棄之如遊戲,則未免眼界狹隘。生命正是因短暫而彌足珍貴,因無法隱去的“恨”而增加了厚度。漫長的歷史是由短暫的人生拼湊起來的,萬古到頭英靈不滅,人就是因血脈裏的長恨而活過來的。聖賢的悲傷是沉重的,是人類共同命運中永恆的悲傷,這種“恨”成就了聖人,同時給予他人以探尋其境界的機會。譬如孔子,儘管其政治觀念不被當世理解,這是他的“恨”與無奈,但他沒有頹唐,而是刪詩注經,其寶貴的思想流傳千年。

“慨當以慷,憂思難忘。何以解憂,唯有杜康。”那些經過時間淘洗而留存的詩篇,連同其間藴藏的文化基因,穿越歷史煙雲迢迢而來,滲透進我們的人生,壘起新的生命厚度。珍重內心能夠感受的悲切,才能珍重人生。詩人遺憾“匆匆春又歸去”,傷桃花片片春盡也,佛卻説拈花了悟,正是看透了世事變遷和事物的弱小,在時間流逝的長河中更要盡力去抓住下什麼,在時空中盡力留下些許印記。

閲讀( (編輯:宣傳部)

  • 上一篇:自由市場

  • 下一篇:一紙江南
    • 點擊排行| 精華推薦

    技術支持:信息化建設與管理中心

    校內備案號:JW備170083

    地址:江蘇省無錫市蠡湖大道1800號

    郵編:214122

    聯繫電話:0510-85326517

    服務郵箱:xck@jiangnan.edu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