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:

文化

您現在的位置: 首頁 >> 文化 >> 正文

在雲端

發佈日期:2020-10-23  來源:   任翊萌

這是我的夢:我還是個孩子,一個人坐在地板上。滿地是五顏六色的積木,我正壘搭一座輝煌的宮殿,那宮殿越壘越高,當我將最後一塊積木放上頂尖時,剎那間我飛昇起來,那地板成了一塊飛毯,載着我直衝雲霄。隨我飛昇的還有那座愈發頎長的宮殿,當它刺破雲層觸碰到太陽的一瞬間,陽光像碎金流銀一般閃爍着傾瀉而下,猶如壯觀的瀑布迷晃我的眼睛。

人家問我,那宮殿究竟在哪裏,我毫無猶豫地答道:在雲端。

來外地讀大學,是我三個月前的決定。現在,有時一個午後的瞌睡,淚就濕了眼睛,憂鬱籠罩全身。什麼是鄉愁?這大概就是了。但我深知,所有的決定都是不回頭的“卒”。卒子一過河,或動或靜,都沒有回頭的路。風和水,這些沒有形狀和固定的方向的東西最有力量,充滿無限可能性;而山川和大地,總是呈現出被征服和承受一切的姿態。赫爾曼黑塞在詩作中説,忍受孤獨,在高高的星星下,與自己的渴望為伴。而我説,在無刻不散的鄉愁中,做無限的自己。

暮色四合,我自己是能看到的最醒目的所在。世界擠壓至我幽暗的窗口,我成為一切的遠方,成為宇宙大樹的末梢。獨坐陋室,獨守一塊光斑,這個最具體的世界微縮景觀,多麼適合體驗世界的全部與整體。

爸媽,我不能永遠牽着你們的手去認識世界,我得自己去發現。你們可以説:“孩子你慢慢來”,可快快地放手或許也是必要的。我知道這很難,但如果你們記得我們兒時的甜蜜時光,如果你們知道你們在我心中位置或許就會容易一點。在我駛向大海遠走高飛之前,我會歡喜地在心裏藏個住着你們的小城。

荷爾德林曾言:“人,詩意地棲居在大地上。”但如何詩意,又以何棲居在大地上?母親説,生活就是這樣,有喜樂,也有悲苦,有順處,也有絕境,如果只有其一,那不是生活本身。母親也説,我們要安心地過好每一天。憑內心的信念、理想、詩意、對自然的達觀以及人類彼此的關愛與扶助,我們豈能辜負每一次可以看到的日月星辰。

假期很短,當我乘坐的航班在飛往江南的萬米高空中,我看那茫茫的雲海,五色斑斕,金光萬丈,那座我曾夢到的氣勢恢宏、雄偉壯觀的建築就在眼前,雲層中,雲端上,一邊升騰一邊變幻。此時,我彷彿聽到了鼓樂齊鳴,百鳥合唱。

閲讀( (編輯:宣傳部)

  • 上一篇:桂香般若

  • 下一篇:自由市場
    • 點擊排行| 精華推薦

    技術支持:信息化建設與管理中心

    校內備案號:JW備170083

    地址:江蘇省無錫市蠡湖大道1800號

    郵編:214122

    聯繫電話:0510-85326517

    服務郵箱:xck@jiangnan.edu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