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:

文化

您現在的位置: 首頁 >> 文化 >> 正文

雙城之戀

發佈日期:2020-11-20  來源:   陳潘琪

它們是大地上遙遠的兩種圖騰。一種豪邁,一種温婉,南北相隔,東西相應。名喚長安,聽聞江南。

還是喜歡喚西安為長安,就像做了個很遙遠的夢,也曾輾轉,只是從不曾醒來。黃土埋下故事,故事蓋成樓宇,平地起千年。

初遇西安,夜色已深。從舷窗瞭望,是在以鐘樓為核心的建築羣華燈點上。它離地高高的,看不到穿梭的車流,看不到熙攘的人羣,只有巍峨建築,向旅人低語它的故事。當版圖被縮小至瞳孔的鏡頭,整體羣像是那麼完整,一如當時繁盛。我聽不到夜晚的聲音,但似乎聽到了那時熱鬧,斷斷續續。我心中湧動起一股暖流,突然明白,它是以新的生命存在,是根基也是源頭。

走過芙蓉園,來到回民街,仰望大小雁塔,在每一地遙想千年以前的圖景。賈平凹先生説的“三千人齊吼秦腔”的豪邁,與這座城自帶瑰麗的浪漫色彩交織在一起,寫就中原華章。它豐厚的歷史底藴向我翻開了書頁,便一眼千年。

沿着歷史的小道散步至江南,路上遇到了撐油紙傘的女孩。手繡扇面,隨風輕輕晃動,瓔珞揚起,步步生香。青黛磚瓦,長滿時光的青苔,輕輕踏上,清脆悦耳之音忽起,走街串巷,像風鈴一樣動聽。雕花木窗,挑動光影;水鄉牆繪,記錄人家;檐角燈籠,點亮雲天……每一幀入眼即成畫。

江南園林多姿。一磚一瓦,一石一草,平地而起,謀篇佈局;小橋流水,曲徑通幽。月洞門一進夾着一進,每一進都別有洞天,常常峯迴路轉,柳暗花明。滄浪亭有春的温和,曲園有夏的馥郁……造園者在塵世土地上疊山理水,于山水掩映之間,寄寓心中情意。園林總是帶着園主的氣息,恰如其分地體現個人志趣。清代戲曲家李漁有—處芥子園,取“須彌可納芥子”之意,芥子園不過半畝,可李漁卻造出了“可納須彌”的氣勢。除了擁有山石水亭,園林裏還有獨特色的戲台,供一曲《驚夢》遊園也驚世。

或許我對長安一見傾心是因為文化基因裏沒有那麼粗獷壯闊,因而,也向往過草原的隨性自由,領略大漠孤煙,也感嘆離離原上草。但兜兜轉轉,卻總會在那麼一兩個時刻讓我的心底呼喚起江南。當我抬頭望見那裏的小風箏,風箏就勾起江南;當我看到萬里無雲的天空,天空就延伸到江南。

余光中先生有一首詩《客從蒙古來》,蒙古來客未見過這麼多的水,“我”也沒見過那麼多的沙,但在某刻他的背後隱隱有沙塵暴崛起,而“我”樓下的沙灘暗暗鼓動着海嘯。這或許就是故土情結吧。讀到字裏行間,一回首,驀然發覺我的身後原也是江南煙波,秀麗河山,正暗暗斂起霞光。

詩人説莫忘西子灣,我説,莫忘江南。地域上的兩顆明珠嵌進生命版圖,賦予我獨特的韻腳,平衡而完整。雙城之戀,不知從何時起,我的心中有一條河,走過許多個歲月,將他們連在一起。

閲讀( (編輯:宣傳部)

    點擊排行| 精華推薦

技術支持:信息化建設與管理中心

校內備案號:JW備170083

地址:江蘇省無錫市蠡湖大道1800號

郵編:214122

聯繫電話:0510-85326517

服務郵箱:xck@jiangnan.edu.cn